S.G.一蓑烟雨任平生

【主神医】医(一)

大约是勇者归来后的不知道多少年,BE!关于已经成人的神医的医者仁心。
【冰魄篇】
冰魄在正厅招待着被自己一封信叫来的雨花。
在冰魄的印象里,雨花还是那个个子矮矮的,有些软软的男孩,有意无意的忘记雨花现在已经弱冠了。“蓝大宫主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叫我过来不是?”雨花微笑,“要我帮忙,总要给我些好处吧……”雨花已经褪去的彼时的稚嫩,现在的他立在门前竟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冰魄倒是笑了:“这样吧,我先给你下碗汤面当做定金,等事情结束后我亲手给你做大餐来当做酬谢如何?”雨花明明都是成年人了,遇到吃食时却笑的和孩子一般:“阿姐亲手做的食物,这谢礼可是贵重!”
冰魄转去厨房,她记得大家的口味,尤其是长虹和雨花的。
把面端给了雨花,瞅着他毫无正形的吸溜面条的形象,冰魄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阿姐平白无故地笑甚?”雨花茫然问道。冰魄指了指他的袍子:“不想神医竟贫苦至此,连一件合身的衣袍都没有。”雨花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衣服,确实不大合身。他尚且年轻,又才过长身体长的猛的时候,雨花脸倒是红了下来。冰魄不再笑他,只是叫了侍女悄声吩咐几句。
“堂堂神医,竟凄苦如此?”冰魄打趣道。
“求医者甚多,无暇添置新衣罢了。”雨花回道。
“那这么说来你只是懒得下山而已了?”冰魄并不打算放过调戏小弟的好机会。
“差不多了……”雨花觉得自己已经快无地自容了。
“看来坊间传言,六奇神医行医治病,这诊费想来是能支付多少便付多少,有时穷人求医不仅不收诊金,反倒自掏腰包供人买药的事都是假的了?”冰魄觉得雨花害羞的样子很可爱。
“总不能因为别人没钱就不许人治病吧。”雨花挠挠头,将剩下的汤一口气喝光了。冰魄递过来一杯茶,雨花接了过来。“蓝宫主把我从六奇阁叫来,决不仅仅是为了让我换件袍子吧。”雨花说道,“按理说阿姐吩咐我自当尽力,只是这两天我要往湘西去一趟,时间并不充裕。”
“湘西?可是为了这次的水灾?”冰魄问道。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雨花如此说道。
“巧了,我寻你便是为了这事。”冰魄正色道,“近来不少灾民涌入天门山附近,我是担心在灾民中会有疫病的传播,所以才找上你来。”
“你是想让我做些什么来防疫?”雨花道,“玉蟾宫之前遇到大灾之时有没有赈济措施?”
“一般都是施粥。”冰魄道。
雨花笑了:“那便好办了,我写个方子,熬粥便按着这方子熬。虽然味道应当是差了不少,但药效是可以保证的。”
“如果连性命都难以保证,美食又有什么用。”冰魄道,“也不是都像你似的,非要把食物看得比命还重要,为了个鸡腿就不顾一切。”
瞧雨花记起了曾经因为一个鸡腿毁掉了青光计划的事,已经快无地自容了,冰魄也就不再打趣他了。侍者拿来了笔墨,雨花思索一番便提笔写下药方。与冰魄印象中大夫的字迹多是狂草不同,雨花的字是瘦金体,笔画有力,而且每个字都看得分明。雨花自己曾说,万一抓药的看不懂大夫的字,抓的药有偏差,岂不是害了一条人命?
“湘西本就是灾后险地,若再爆发瘟疫,必定多是凶险啊。”冰魄实是放心不下雨花,而听闻他准备前往湘西,更觉得心中难受。
难不成真要出什么事?
冰魄赶忙将这些不好的乱七八糟的想法挤出脑袋。
“家父健在之时,每每有地方发生什么疾疫,他都会亲自前去。家父也总是告诉我,将来也要与他一般。”雨花道,言罢他站起身,将雨花剑佩取下而将雨花剑交给冰魄。“正如宫主所言,此行凶险万分。倘若我未能归来,雨花剑与放置在六奇阁的雨花剑谱便拜托宫主托付给能担起雨花剑的人了。”
冰魄愣在原地,接剑也不是,不接剑也不是。“你……你哪学来的毛病!净是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冰魄心中的预感再次翻涌上来,“呸呸呸!别总说这些不着边际的丧气话!你堂堂神医,还能被这些小灾难住不成?”眼见侍女将一套崭新的道袍拿了过来,“给你添置件新衣服罢了,早些回来吧。”冰魄说道。
雨花默然,将雨花剑留在玉蟾宫,准备离去。
“我回来的时候再取吧。”
雨花不佩剑,只手执拂尘,肩挎药囊。冰魄怔怔的跟着到了玉蟾宫的大门口,直到灰色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冰魄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剜去了一块。
后来雨花倒是会传与她几封信,字迹潦草显然是匆忙写下。看来那里的疫情颇为严重啊……冰魄想着。但慢慢的,雨花便再无音讯了。
莫不是真出事了?冰魄心中那些不好的想法再度涌了上来,不会不会,雨花可是神医,他怎么会有事?冰魄不断自我安慰着。已经几个月了啊,雨花仍旧音信全无。
直到旋风前来,冰魄从旋风那里得知了雨花的消息。
雨花赶赴灾区,行医救人。奈何连日操劳加上疫病来势汹汹,纵使是神医也没能挡住。灾区的病情控制住了,大部分的病人也都在慢慢恢复,雨花功不可没。然而,那个灰袍医者却在无声无息中离开了。
雨花之前收了一个小孩做徒弟,并将雨花剑佩交给了他,并且让那孩子去找旋风。旋风将他带到冰魄面前,告诉她这就是雨花的徒弟。
冰魄问道:“你可知执起雨花剑需要什么吗?”
男孩摇了摇头。
冰魄指了指心的位置:“一颗仁心。”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