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一蓑烟雨任平生

【主神医】医(二)

这一篇纯粹是来搞笑的,真的!
【长虹篇】
长虹有一段时间一直觉得雨花胆小怕死,后来长虹认为雨花只是太重视生命了,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长虹得知雨花要去湘西水灾之地时,尽力劝阻过。大灾之后必有大疫,雨花这么说着。所以身为大夫,雨花自然是要去那里走一番的。可……刀剑也许还能躲闪,这疫病却又能如何避开呢?
但愿没事,长虹心里想着,雨花那么惜命的人,肯定不会让自己出意外的。再说了,他是七侠里年纪最小的,而且自己还说过尚未娶妻什么的……
尚未娶妻?长虹想起来雨花二十生辰前的事了。彼时七剑之中仍未娶妻的只有青光雨花二人,冰魄觉得身为七剑之首却让自家兄弟一直单着不好,于是威胁长虹如果不让他们俩人中的至少一个成家,就别想进玉蟾宫的门。就这样,长虹不情不愿地向着能找着住处的雨花所在六奇阁出发。
“嗯,气色不错,没病没灾。”雨花刚刚送走了最后一位病人,正准备将大堂收拾收拾时就迎来了长虹这位来客。雨花瞥了他一眼,便继续收拾他那张乱七八糟的桌案。“我不是来找你看病的……”长虹觉得自己不可能一开始就把话挑明,否则一定会被他赶出去的,“雨花啊,你可记得再过一段时间你几岁了吗?”
雨花抬起头看着长虹,长虹觉得雨花似乎是在关爱智障。“你二十岁了!”长虹敲了敲桌子。雨花只是“哦”了一声便没在理他。长虹很无奈,真的,他觉得自己来六奇阁还不如去找青光。“二十便二十吧。”雨花还是回了他一句。
“二十岁,你成人了……”长虹觉得该直接和他挑明,不然雨花肯定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成年了,该成家了!”
雨花说道:“贫道乃……”“方外之人?”长虹打断了他,“少说那些方外之人的话,你可不是什么方外之人。”雨花见状也不再言语,只是自顾自干着手里的活,称量药材,捣碎药草。
长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现在看看,就剩下你和青光还单着呢吧。你再看看奔……”“奔雷紫云喜结连理,长虹冰魄佳偶成双,旋风儿子都和拿得起旋风剑了,下次换些例子吧。”雨花也打断了长虹,“每次见到我,你和冰魄都有唠叨上两句,难不成你们俩打算转行做媒婆?也不对,冰魄做媒婆,你呢?媒公?”
长虹有点想打人。他还记得雨花几年前还是一副软萌可欺的样子,现在怎么那么招人恨呢……是不是被青光带坏了?一定是的!
长虹索性拉出把椅子坐下,颇有你不成家我就不走的气势。“你要是看上谁了,和我说一声,保证让你娶到那家姑娘!”长虹说道。雨花依然没有给他正眼:“你还真打算转行说媒啊?”长虹却道:“这不是只为自家兄弟说吗!”长虹表面上是和善的微笑,实际内心已经掠过一万句妈卖批了。要是劝不动雨花,他也别想回玉蟾宫了。
“我没成亲的想法,我一个云游的大夫,不知道哪天就一去不回,累人家做甚。”雨花说道。长虹刚想和他说别瞎说八道什么的,雨花又插了话进来:“若是冰魄质问你我为何还不成亲,你大可随意编排我。”
“雨花,你一直不肯娶妻,莫不是……”长虹压低了声音,“莫不是有断袖之癖?”雨花先写掐断手里的称杆。“虹猫,你今天是不是吃了五味散才来的?”雨花有些急了,而长虹好似没看见一般继续说着:“纵使有也无妨啊!我这七剑之首就算遇到再难的事也得给兄弟办成不是?”
雨花的脸色愈发阴沉,将手中的活计一并撂下,直直的将长虹赶出了门。
“砰”的一声,六奇阁大门紧紧关闭了,只留下长虹一人在风中凌乱。
后来便是雨花生辰,可叹天意弄人,小小黑抢走长虹累得七侠坠入不老泉。长虹将全身心都放进救兄弟身上,总是艰难夺得净元珠,七侠也终是归来了。后来自然是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一时也鲜少联络。
直到湘西水灾,冰魄一纸书信将雨花唤至玉蟾宫。长虹与他也只是匆匆打了照面,可谁曾想,这竟成了永别。
雨花的衣冠冢立在六奇阁,长虹本应为兄弟的离去写些祭文或是留一幅挽联,可长虹却一个字也写不出。只是刻下“雨花之墓”几字便已耗去全身气力。旋风说,这是大悲无言。长虹默然。
再之后,雨花的小徒弟一直在玉蟾宫生活,长虹负责教导他。那孩子,还真有几分像那个一向惜命却不要命的家伙。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