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行

【原创】谓侠(4)

    黑虎崖的经历暂且不提,无外乎是让大家看到了魔教有多么凶残,以及跳跳在魔教有多吃得开。他本就聪明,处事圆滑,再加上他能屈能伸该忍就忍,在魔教的地位自然就比满是小心思的猪无戒和莽撞的牛旋风高不少。但兄弟们还是心疼了他一把,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护法的位置,受的苦也肯定少不了。
    “还是心疼老牛了,被你好一顿坑!”大奔对跳跳说道,毕竟牛旋风被关水牢,跳某人起的作用可不小。
画面再度回转,转到了一片荷花池中。一宫装少女正在荷花池中练剑,足尖轻点花瓣腾空约起,让在场的人都被惊艳了。少女运起内力,一招百凤回巢将湖面冰冻,良久不化。
    “这是……蓝兔?”寒天问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小狸说道。寒天没办法把自己印象里的那个软弱的女孩和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侠联系在一起。而且,在这凤凰岛上,他用冰的能力本就是上乘,但他自己清楚,冰冻住偌大的荷花池,而且良久不化,对于他而言是绝不可能的。
    她真的很厉害吗……寒天在心中问道。
    灵鸽绕在刚刚收起宝剑的蓝兔身边,小六咬住蓝兔的袖子一个劲的往外拉,蓝兔虽不知何意但还是跟着小六小七一同出去了。刚一开门,麒麟边扑了过来,一个劲的朝一个方向叫。蓝兔顺着看过去,只见一个白衣少侠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本应该立刻救人的她却先拔出了长虹剑,确认了白衣少侠就是虹猫后方才吩咐紫兔准备疗伤。麒麟也在虹猫被就回玉蟾宫里时离开了。
    “保险起见,无可厚非。”虹猫说道,“后来我们认剑主时基本都要过上两招才敢认。”虹猫在叮当准备表示不满前先行表态。虽说人命大于天,可这种时候但凡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画面此时已经影出了房间里的情形。屋中架着口大锅,锅中盛满了水,锅下还燃着或。虹猫赤裸上身正坐在锅里,身上还扎着不少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要把人活煮了。“这是排毒比较常用的方式……”逗逗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不然可能会被凤凰武馆以为是在煮猫……
    不多时,水从清转黑。蓝兔见状也就熄了火,将虹猫移到一旁的榻上。自己则净手准备拔针。拔针也是需要内力的,不多时,蓝兔额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虹猫的脸色逐渐缓和下来,显然刚刚的治疗是有效果的。麒麟在这时冲进门来,愣是将蓝兔吓了一跳。只见麒麟嘴中叼着一棵灵芝,蓝兔了然,便将灵芝入药,涂抹在伤口上。没过多久,虹猫慢慢转醒。麒麟高兴的差点扑上去,而虹猫也在庆幸自己的好朋友无碍。过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你是谁啊?”虹猫木木地问出来。少女微笑道:“我是玉蟾宫的宫主,蓝兔。”“啊?你就是七剑中的冰魄剑传人!”虹猫有些惊喜,自己重伤命在旦夕,谁想到自己被人救了下来,而且正是自己要找的第二剑!
    “想想看我初见你的时候,你狼狈不堪,而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却正好相反。”蓝兔笑道。虹猫却表示,反正后来你狼狈重伤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见到。叮当曾经以为,长虹冰魄的初遇一定是美好而浪漫的,有着英雄救美,有着并肩作战。然而事实却是,一个人狼狈不堪的倒在玉蟾宫前,而另一个却在煮人(?)。
    虹猫不顾自己的伤势,强行要求进行双剑合璧,蓝兔拗不过他,只得答应。后期经常与虹蓝二人一同行动的神医对他们俩双剑合璧的剑招充满了不满,好好合璧,别秀恩爱!来自于神医的心理活动。虹猫伤势尚未康复,内力一时不济竟跌倒在地。而蓝兔未料到会有此变,剑气收不住,直直攻向虹猫,愣是把他冻成了冰雕。
    “我刚被水煮完又被冷藏,蓝宫主打算怎么吃我?”虹猫打趣道。蓝兔瞥了他一眼:“要不是你逞强,我也不会冻住你。”“真的,好强……”寒天觉得自己的三观又被刷新了一次。这群家伙……有点可怕……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