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一蓑烟雨任平生

【全职高手同人】Safe and sound

02
         第六区的喻文州是孤儿,但没有人能从这个温和少年的眼中看出他是个孤儿。黄少天不是孤儿,相反,他的家庭很圆满和谐,如果没有本届饥饿游戏的话。喻文州和黄少天是第六区的贡品,他们原本是挚友,现在,却可能要刀剑相对了。黄少天一句话都没有说,哪怕是与父母的告别,直到坐上火车。喻文州与平时没什么区别,依然是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很温和。
        “怎么了?”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看着平时无话不说的人一反常态的沉默不语,“担心回不了家?”黄少天看了一眼朋友:“这是饥饿游戏啊文州,只有一个胜利者能活着回家。”“那个人说不定是你。”喻文州笑了笑,倒了杯果汁递给黄少天。“你没明白,饥饿游戏只能有一个胜利者,只有一个!”黄少天猛地站起身,在车厢里焦躁的走来走去,“只有一个!也就意味着哪怕我们活到最后,我们也只能回来一个人!可我不希望你死啊。”“没有人会希望死的。”看起来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进他们所处的车厢,这是第六区曾经的胜利者,名叫魏琛。“魏老大!”黄少天停了下来,目光盯在魏琛身上。“小兔崽子,你说我该恭喜你呢还是替你提前默哀?”魏琛毫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毫无正形。喻文州也把黄少天拉过来让他坐下。“诶不是,魏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被选上又不是我愿意的啊,还不是国会区那个女人的手气实在渣到爆,我和文州才会被选为贡品,你还来恭喜我们,这是何居心啊魏老大!还有还有,你不希望我们能赢吗?什么就现在默哀了啊,我和文州还好端端的坐在你面前呢!唔……”喻文州赶紧将一块马卡龙塞进黄少天的嘴里,阻止他的长篇大论。“我可没给文州默哀,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吗?”魏琛看着黄少天被堵上嘴说不了话而只能摇头,心里很满意喻文州的动作,“你难道不知道话多的人最先死吗?”喻文州表示,我真的不想笑。黄少天听完这话,差点没噎着,赶紧抢了果汁喝下去。
         喻文州说道:“前辈,别的区的情况应该也出来了吧?”魏琛点头:“一会就能让你们看见其余各区的情况了。你们俩可以稍稍休息一下,我们离国会区还有一段距离。”“魏老大,你当时是怎么赢得比赛的啊,给我和文州传授传授经验吧。别回来我们俩刚一上场就报销了丢您老的脸面不是?而且说不定我们俩谁还能活着回来呢。”黄少天把马卡龙吃完,顺手又拿了杯咖啡。魏琛白了他一眼:“你小子倒是会享受啊,珍惜这段美好时光吧,到了国会区你就会发现还是车上舒服。”“魏前辈,少天说的不错,您有什么方法可以尽可能久的活下来吗?”喻文州道。“办法?”魏琛拿起一根烟又放了下去,“拜拜神啊佛啊什么的,也许你运气能好点,然后活下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