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一蓑烟雨任平生

【全职高手同人】The Parting Glass(离别酒)甜虐不定

食用须知:
1.本文时间线为伏地魔死后二十年,私设有一支力量强大的食死徒军队祸乱魔法世界。
2.主国家队十四人,也就是说一二赛季出道的大部分已经都便当了,所以请不要打我。而且国家队也可能会有人牺牲。
3.十四人友情向,可能会有cp吧,不好说。甜虐不定,结局HE,BE均可能。
4.人物可能OOC,希望能够指出来,我会改正。
5.渣文笔渣脑洞,还请大家轻喷。
6.大概是周更,毕竟学生党。
7.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咱们开始吧。

  楔子
  黑暗,笼罩在人心上的黑暗。
  魔法法律执行司里依然是灯火通明,哪怕以至午夜。
  伏地魔明明战败了二十年了啊,为什么我们还要被那该死的黑魔标记所带来的恐惧围绕?无数人发问了。
  食死徒,该死的食死徒。你们竟然妄想着复活伏地魔!不!你们妄想着再创造一个伏地魔!
  阿兹卡班,原来的巫师监狱,在食死徒和摄魂怪的手中已经变了。那是地狱,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没有目的,只有报复。巫师界人心惶惶,不知道哪天象征着死亡的黑魔标记就会出现在你家的上空,带来食死徒,带走你所珍视的。
  “就这样吧,大家先回去好好休息。”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叶修摁了摁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宣布散会。作为傲罗们的头领,肩负着保护每一个公民的生命安全的任务。然而现在的局势……不容乐观。不可否认的,虽然伏地魔死了,可事情似乎没有往好的地方发展。魔法部不少傲罗牺牲了,余下的不是太过年轻,就是已经年迈。食死徒不是啊,伏地魔死前将不少主力送至国外,以防不测,这样能够东山再起。二十余年了,他们,回来了。显然,他们是黑魔王最忠实的部下,也是最残忍的部下。
  “老叶,我看你也好几天没睡个安稳觉了,要不你明天歇一天得了。小心熬夜猝死。”黄少天作为叶修的副手,还是稍稍规劝了一下自己的上司。叶修难得的没有嘲讽:“你还说我呢,你都快成珍稀动物了。”黄少天知道他在说自己已经熬出了黑眼圈,身为副司长,他有必要制订每一次作战计划以及对局势进行整理分析,睡眠时间并不比叶修多。
  “滚滚滚,我这叫为人民服务,争取早日战胜食死徒!那帮天杀的也是,头头都死了,竟然还在这折腾来折腾去的,不让我们安生。”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叶修却没说话,目光一直没有移开会议厅的一道墙。
  那是一道平整光滑的石墙,上面刻着牺牲者的性命与生卒年月。是自从食死徒大肆屠杀以来所牺牲的傲罗们。黄少天顺着叶修的目光看了过去,沉默了。魏琛,除去不正经外的优秀资深的傲罗。任务中牺牲,生前是副司长黄少天的导师。
  在死亡名单的中部靠后,整整齐齐刻着“喻文州  1998.2.10—2020.?.?”。喻文州是原先的副司长,也是自伏地魔覆灭后仍未解散的凤凰社的核心成员之一,更是黄少天的至交好友,从在学校开始。或是说被食死徒报复,或者说是食死徒想从他那里得知些什么,他们抓了他,连尸体都没给留下。黄少天去过那里,血迹,狼藉,和挂悬在天空的黑魔标记。
  “我们还是要战斗啊,他们不能白死。”良久,叶修说出了这句话,“我明天去学校看看吧,但愿那里还好,新杰也是苦了,老韩走后一个人撑着学校。”黄少天点点头,表示明天他会守在魔法部的 。二人熄灯,回到在魔法部的临时房间,漫漫长夜,难以入眠。
  战端刚开,原校长米勒娃·麦格女士毅然走向战场,连同韩文清—张新杰的学长导师也是挚友—牺牲在了战场上。年轻的教授肩负起了整个学校,直到今天。

评论